一点琐事

文章两连发,不过这第二篇说的不是什么有趣的事,只是个人对日常生活的碎碎念和抱怨,顺便,图文无关。
进入大二以来,我用这双黑色的眼睛既没有发现光明,也没能翻白眼,只是看着生活日渐无望。
班主任是个老太,可以用“标准的中国传统小学班主任”来形容。思想上十分陈旧,现在甚至要求我们进行强制的早自习,每天早上要求7:30起床,晚上要求11:00熄灯,并且经常跑过来查课。而且老太的地位在学校内非同小可,一次在我们看来是普通青年以文艺方式举行的2B班会被老太弄成了“院级师范班会”,而学校的不少老师还是老太的学生,不得不说压力很大。
说完老太,来说宿舍。这学期重新分了宿舍,我被从原来的宿舍里面剔了出来,和别的宿舍的人分在了一起。我虽然想平平常常进行日常的生活,但是看起来这不可能了。这部分就用总—分的方式来说吧。
总:
每个星期回到宿舍,总会发生点不愉快。比如:自己好好整理的床铺过了周末回来发现就像有飓风扫过一样,被子也像是被动过,我很怀疑是不是有别人睡过我的床;洗手的肥皂被其他人用过以后就扔在那边,不晓得收好;第一个周末回来,洗衣粉少了1/3,但是没人说用过,难道我遇到了灵异事件?还有,最可恶的,我说你们拿我放在外面的抽取纸解决你们的生理需要就算了,你们能不能把用完的弹药处理掉,而不是扔的满宿舍都是甚至还扔到我的桌子上?
分:
接下来,就从1号床到4号床的顺序来说说吧,由于我是二号床,就跳过了。
一号床,宿舍里最痛恨的人,睡我上铺。其实他本来应该是在四号床的,但是他比四号床早来一天,就此占领一号床。此人酷爱唱歌,曾经创下过从18点唱到第二天1点的记录,但是歌声的杀伤力凌驾于工藤新一同学。其次,此人酷爱用方言自言自语,尤其是在联机游戏的时候(四国军旗、三国杀),让人觉得他应该找个心理医生谈谈。三、由于此人睡我上铺,所以总是把丑鞋子脱在我床头位置,还老是坐我床上,还喜欢坐我枕头那边。四、此人酷爱睡觉,每天最早睡,最晚起。此人最惹人讨厌的一点就是只允许他打扰别人不允许别人打扰他。
三号床,喜欢看小说,经常拿我的肥皂用完不收。宿舍里吨位最大的一个,喜欢把脏衣服(包括袜子)直接扔在桌子上,不爱卫生,其他还好。
四号床,酷爱DOTA,自称“我是宅男我超强”,挂在嘴上的话是”我AM肛蛋思密达“一句话包括4种语言,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是感觉好厉害。现在又有了看动画的爱好,并且自认为是砖家和精英总是很热心地向别人推荐动画,虽然分类一直有点问题。
这两个月的生活归结一句话——\人生owata/
嘛,既然这样,就别理那些人了,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呗,尽管会很不舒心就是了,不过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的方案了。

此条目发表在碎碎念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一点琐事》有 4 条评论

  1. MayLava说:

    唉唉……大学里大家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的(摸头

  2. 贝贝说:

    都是这样啦…我自己没遇到…我是我神奇的经历一般人还真经历不了…真的懒得说了

  3. Pnnk说:

    嗯嗯嗯,新春快乐哈!!!以后还请多多关照!

  4. 左道说:

    有关床的故事!哈哈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pam Protection by WP-SpamFree